李晓旻打造科技急诊企业 芯片医生搞掂疑难杂症 – 开云网

李晓旻打造科技急诊企业 芯片医生搞掂疑难杂症 | 开云网

在半导体、集成电路、晶圆制造、电脑硬盘驱动器、太阳能电池及其材料等电子制造领域,每天都离不开失效分析(FA)。从何处入手,如何选择正确的方法和组合,快速简捷地给出正确的判断和解决方案,则大有学问。

胜科纳米去年在新加坡科学园二期另投入600万元,设立新加坡第二实验室,购置很多更先进的物理分析仪器。

2004年,李晓旻凑足了2­万元,展开创业历程。最初三年,只有他的“一人”公司,没有办公室和实验室。在新科研的支持下,以租用IME实验室设备,为一些半导体公司提供芯片失效分析和线路修改服务。

他感叹说:“创业是条不归路,每个创业者都有他自己的执着和愉悦点,忧伤和寂寞,感动和快乐,都藏在内心最深处。冷暖自知。”

迅速诊断芯片症结 被视为厂商救星 

2012年,李晓旻乘胜追击“第二度创业”,胜科纳米把触角伸到中国,入驻中新苏州工业园,投下巨资另设实验室,公司的发展再上一层楼。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他说:“很多客户喜欢我,我是全天候,随时随地可找到我,不少公司的客户后来也因此成为我的客户。”

他迟疑一阵子答道:“最初三年是皮包公司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体力上虽很累,但心理压力其实并不大,回到家往往可以抱头大睡,后来有了团队帮手和融资,体力上解放了一些,但得时时要顾及还贷、员工薪水,公司一旦有所发展,财务和心理上的压力都是巨大的。目前公司业务进入快速稳健增长期,团队稳定、现金流充裕,然而无论从体力上还是心理上,我面对的压力从来没有减低过。”

胜科纳米在这一领域有着多方面的优势,公司创办人、主席李晓旻(44岁)用两个案例说明。

在高科技产业中,芯片行业是重中之重,而芯片就如人一样,会生老病死,因为种种原因失效。生病可以去医院,而芯片的失效分析需要的就是像胜科纳米公司之类的专业“芯片医生”,通过实验室的各种高科技设备和专家分析团队找出症结所在。

“除了设备、人才和资金外,公司还需要建立合作、协调无间的团队,以及不断取得市场的认可,在业内赢得良好的口碑。”

回首创业最初三年,李晓旻的作息可说是日夜颠倒,先从最初的晚上干活儿、白天睡觉,然后是晚上干活儿、上午睡觉、下午访问客户。如果遇到几个客户同时赶工,连续一周累计睡不足10小时的状态慢慢成为常态,这10小时的宝贵睡眠还多是在出租车上完成的。

从“一人”公司发展成为拥有200人专家团队的胜科纳米,以10多年的时间发展成世界顶尖的独立实验室,专为芯片的失效问题看诊下药。

出生于中国山东普通工人家族,李晓旻的父亲是青岛汽车配件厂的技工,月薪七八十元人民币。他从小就是“学霸”,以特优成绩考进北京大学微电子系,然后“千中挑一”获选前来新加坡国立大学攻读电子工程硕士课程。

创办人李晓旻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科学家,如今梦想超额完成,当上了科技企业家。

每年投20%资金作研发 求创新与拓展形成良性循环

三年作息日夜颠倒 出租车上补眠

李晓旻受访时说:“当时北大高材生的出国首选是美国,其次是欧洲,要不然就是澳大利亚,我却对新加坡情有独钟,瞒着父母申请新加坡奖学金,而且还把父母为我准备的1万元人民币生活费,偷偷给了家庭条件比我差多的留美同学——供‘救急’之用。”

“跟老板把界限划得清清楚楚的人,我见过两类。一种是不摸方向蛮干的,可能会走弯路。另一种是跟老板或跟团队有隔阂的,不自觉地孤立自己。这两类人往往在公司都做不了太久,所以往往不是好员工。”

庞大的装修支出和实验室配套设施的购置,很快就掏空了他早期积累下来、少得可怜的创始资金,而他领取的薪水甚至比聘请的工程师都来得低,他的看法是老板低薪无所谓,不过不能亏待有潜能的员工。

谈起创业期间以透支信用卡支付员工薪水的日子,是否身心最为疲累?

其实,公司于2014年基本上已能收支平衡,而2015年至2018年公司业绩则连续四年取得较大幅度的增长。李晓旻透露,2019年公司的营收超过1亿元人民币,新中各占一半,以过去五年业务一再翻倍的发展势头,以及中国业务欣欣向荣的前景来看,2024年的总营收有望突破10亿人民币。

二、2015年底空中客车待交付的一架飞机出现了驾驶舱显示器异常,虽然只是短暂的几秒,却直接导致同批飞机无法按时交付,同机型的飞机也面临停飞的风险,最后胜科纳米只用了两天时间迅速锁定了失效原因,还被客户誉为“高科技企业背后的英雄”。

目前公司全球的大小客户多达1400个,其中新加坡就约有350至400家中小企业、高科技企业及科研院所、高等院校,需要公司提供高端分析测试和研发服务,而最大的客户所占营收的比率低过10%,客户日趋国际化、多元化。

李晓旻有个习惯,就是一有机会,喜欢和公司同事一起用餐、聊天。他认为,员工跟老板一起吃饭闲谈,可以获知更多公司发展动态和规划,也更明确洞悉老板的意图和处事方式,能在工作中事半功倍。

被喻为“芯片专科医生”,李晓旻常以中国数一数二的协和医院为模范。

多年来,李晓旻坚持以科技研发和创新促进公司业务的成长,每年投入20%的研发基金,除了对外承接研发项目,加强公司的竞争力和提升公司在业内知名度,另一方面则通过内部研发新的分析技术和方法,不断寻求新的突破,并由此拓宽公司业务范围和分析能力,逐渐形成了良性循环。

他强调,公司已经不再是一叶孤舟,而是有足够续航能力的大船。船越大,就越难转向。航道的选择,甚至更要打造护航舰队,这些都是压力。

创业的头三年里,胜科纳米从两家客户,逐步争取到40个客户,李晓旻这时最渴望的是能有一台属于自己的设备,和几个能分担工作的助手,以便能早日大展拳脚,然而第一台设备价值百万美金,相当于公司上一年度营业额的三倍,或50年的利润。

李晓旻小时的愿望是成为科学家,专科毕业后从事科研,以科技创业,虽没当上科学家,却成了名副其实的“科技企业家”。

1998年,李晓旻在语文和学习环境大不同的国大念书,月领1400元的奖学金,省吃俭用还可存下一半,一点一滴的积蓄就成为他日后的创业资金。

今日,胜科纳米拥有超强的专业团队,现有来自七八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名员工,其中苏州实验室约占六成,新中两地团队相辅相成,40%的员工拥有博士和硕士专科学位,有许多专家是半导体芯片制造、封装测试和微电子领域的精英,拥有多年的实际工作和研究经验。

一毕业,李晓旻决定先学以致用,打好创业的基础,选在新加坡科技研究院(A*STAR)微电子研究所(IME)当电子工程师,起薪为2850元;随后亚洲金融风暴的余震、沙斯的险情接踵而至,四年职涯虽只得100元的加薪,不过却一再提升了他的专业知识、扩大人脉。

计划珠三角另设实验室

他说:“我终于实现了从一个赤脚医生到一家小诊所的破茧而出,掀开了胜科纳米实体实验室加速发展的新篇章。”

他先后接洽了多家金融机构,始终是一分钱都借不到。多次融资未果,公司发展面对瓶颈、资金周转立即陷入困境。

厂商感恩相助 购置120万美元设备

随着中国大湾区半导体产业蓬勃发展,胜科纳米也有意在珠三角另设实验室,地点可能就在广州新中知识城,长期投资额估计可高达5亿至10亿元人民币。

2008年,在不屈不挠的奋斗下,胜科纳米总算柳暗花明又一村,公司为设备商FEI解决了一个棘手的应用难题后,FEI东南亚总经理感激之余,决定给李晓旻以四年分期付款,装置一台价值120万美元的FIB设备。有了这台半新不旧的设备,该年公司的营收立即翻了三倍,2011年还被评选为新加坡中小型企业15强。

立足狮城、面向神州的胜科纳米(Wintech Nano)以10多年的时间,崛起成为世界顶尖的第三方独立实验室,为电子半导体、芯片制造、集成电路、汽车电子、新材料、化学化工、航天航空和科研等领域,提供材料分析和失效分析服务。

李晓旻说:“我身心极其俱疲,但我依然执着。执着科技创新,执着我小小的理想。我不断在实战案例中钻研提升自己的技术能力。一次次给我的客户提供技术协助,也给设备制造商源源不断提供着设备改良和应用方案。”

他说:“作为顶尖医疗集团,医院必须有先进的设备、一流的医生,以及足够的资金做后盾。草创时期,我就像个赤脚医生,提着简单的药箱行医,有了几个助手和实验室,我就如诊所的医生,目前我们的规模和设备就如一家综合医院,我们的长远目标就是在现有的基础上,发展为制药厂,有了自己研发出来的独特配方,就能四处看病、对症下药。

一、全球最大手机制造商的手机在升级时,发现1.4%的闪光灯有失效问题,当时芯片的原厂商一时找不出原因,最后还是胜科纳米找到了问题所在,使闪光灯功能的失效率降低到百万分之一,并为公司赢得长达10年,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订单。